嘉宾全阵容曝光!云顶至“白”首届2022美白皮肤科高峰论坛

author
0 minutes, 9 seconds Read

“美女头条”新媒体

随着“健康美白”消费观念的深入,美白行业进入了“科学美白新时代”。 依托前沿科技研发安全有效的美白成分,并让其释放最大功效价值,已成为美白产品在美白赛道上的核心突破。

在此背景下,深耕科学美白的SKYNFUTURE将联合黄埔美容、新媒体美妆头条,汇聚多位行业专家和权威专家,于7月21日举办中国首届美白皮肤科高峰论坛,共建美白领域场地。 它是一个学术交流平台,将以充满未来科技感的“云发布、云论坛”的形式在“云顶”与大家相约。

“美白肌肤,灼灼未来”2022美白皮肤科高峰论坛将聚焦洞察美白市场趋势,探讨最新美白技术趋势、美白临床应用及科研成果,旨在推动皮肤科前沿技术创新和成果转化美白皮肤科领域,打造一个科学研发的美白化妆品头部平台,引领美白行业新潮流。

这将是中国首场“云鼎”美白学术盛宴!

SKYNFUTURE作为中国首届“云顶”美白学术盛宴的主办方,自成立以来一直坚持科学美白研究。 其研究团队在黑色素沉着和生物药效表达领域拥有超过20年的经验。 深入研究。 品牌深耕美白产品生物利用度领域,坚持有效、可吸收、高渗透、强抑制、快速美白、温和的产品是未来肌肤的重点。

本届论坛有哪些亮点? 哪些行业大咖来“云现场”? 皮肤美白研究领域有哪些新思路、新趋势、新成果、新突破、新标准、新指南?

“白皙肌肤,燃烧未来”2022美白皮肤科高峰论坛已经进入4天倒计时,肌肤的未来现以超强嘉宾阵容正式揭晓。 邀您与众多权威专家齐聚“云顶”,开启科学美白之旅。

“云居”权威专家引领科学美白

主讲人:许红

演讲题目:《美白淡斑市场趋势解读》

Beauty Practice合伙人徐宏;

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10+年大数据解决方案和消费者研究经验;

先后在华为、传神负责解决方案销售、市场营销、产品创新等相关业务。 在消费者洞察、行业趋势研究、大数据分析与应用等方面有独到见解。

本次论坛,徐红女士将洞悉美白成分趋势,聚焦美白市场发展,解读大数据。

主讲人:赵华教授

演讲题目:《美白祛斑化妆品的监督管理》

赵华,工学博士;

北京工商大学化学与材料工程学院化妆品系主任,兼任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化妆品功效评价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主要从事化妆品法规及化妆品安全、功效和感官评价研究;

通过体外和体内试验评价化妆品的安全性和功效; 建立化妆品感官评价体系和流变学模型,评价化妆品的稳定性和使用性;

出版专着3部,主持制定行业标准6项,在各类期刊发表论文50余篇。

本次论坛,赵华教授将公布美白美白市场的最新规定,分析美白美白市场的政策要点。

主讲人:林梦雅

演讲题目:【《未来肌肤美白》及美白产品生物利用度解读】

林梦雅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

博士期间从事化妆品基础原料研发工作,2019年就职于环亚化妆品科技有限公司;

建立化妆品数字化感官评价体系,参与制定美白产品“五率一”评价方法,发表论文十余篇,参编著作二部,荣获黄浦区精英人才称号,广州。

本次论坛,林梦雅博士将全面解读《未来肌肤美白》,科学揭示美白产品的生物利用度,深度剖析前沿美白技术及其效果。

主讲人:郭清泉教授

演讲题目:《美白创新技术解析与解读》

郭清泉,博士,硕士生导师;

广东省功能化妆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

近五年主持多项科研项目,包括广州市产学研协同创新重大专项、广东省科技计划项目;

主编十二五规划教材《乳液化妆品概论》和《美白化妆品科学与技术》,参与编写21世纪指定教材《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实验》,获1获广东省科学技术二等奖,发表论文40余篇,SCI、EI收录20余篇。

本次论坛,郭清泉教授将度解读前瞻性美白成果,探索美白最新技术趋势和技术壁垒。

主讲人:刘伟教授

演讲题目:《科学美白机理分析及临床应用》

刘伟,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曾任空军总医院皮肤科医院院长、皮肤科主任。 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分会顾问,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容美容分会副主任委员;

现任卫健委咨询专家,2019年被评为全国名医(成绩突出);

主要研究方向为皮肤光生物学、化妆品皮肤不良反应和美容功效评价,编写了《化妆品皮肤病诊断标准和治疗原则》等7项强制性国家标准;

在国内外专业刊物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主编、翻译著作20余部。 代表作《现代美容皮肤病学科学基础》、《皮肤病学与美容功效评价》。

本次论坛,刘伟教授将带领大家一起探讨科学的美白机理,分析美白的临床应用研究。

主讲人:何国山教授

演讲题目:《美白功效的前沿检测方法:从细胞到组织到体内到》

贺国山,博士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现任广州市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副院长、国家化妆品质量检验检测中心副主任、国家高分子材料质量检测中心主任;

主持或参与各级各类科研项目20余项,其中多项被认定为国际先进或国内领先,获省部级科技奖励一等奖6项。中国商会;

主持或参与制修订国际标准、国家标准、地方标准和团体标准50余项,其中国际标准4项; 授权国家发明专利3项,编写专着2部,在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30余篇。

本次论坛,何国山教授将解锁新规下的前沿检测手段。

主讲人:劳树全

演讲题目:《新型美白原料377的功效与机制》

劳书权,就职于德致信(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任中国区化妆品原料部总监;

10年以上化妆品供应链体系行业经验;

对美白、抗衰、防晒等功能性护肤品的研发,以及品牌端消费市场有深入的洞察和了解;

多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科学客观地针对敏感肌肤,升级换代温和杀菌系统、防晒防蓝光、皮肤微生态等护肤热点领域,做系统的市场调研和推广工作。

本次论坛,劳树全主任将剖析“明星”美白成分377,探讨377的新发展方向。

圆桌对话嘉宾:张炳武

圆桌讨论主题:“探索皮肤美白的未来”

张炳武化妆品化学与健康论文,今日头条潮品研究院首席顾问化妆品化学与健康论文,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硕士;

资深品牌营销专家,曾为多个行业领先品牌提供战略定位和品类规划服务;

着有《公益之痒》、《1000个铁杆女粉丝》、《军事力量的相对性:中国美业发展的思考》等多部行业研究专着。

张炳武教授会见空军总医院皮肤科原院长、皮肤科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皮肤科医师分会顾问刘伟教授; 北京工商大学化学与材料工程学院化妆品系主任赵华; 广东省功能性化妆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郭清泉; 德之欣化妆品原料中国区总监劳书全; 林梦雅,博士路。

本次论坛得到了黄埔美女的特别支持! 近年来,黄浦区把美容经济“产业集群”作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推出了一套精细化扶持的“政策组合拳”。 出台多项政策推动行业创新发展需求,为SKYNFUTURE皮肤的未来铺路。 好科学美白标杆品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SKYNFUTURE Skin Future首届美白皮肤科高峰论坛“云”云集行业大咖共话美白前沿学术。 八位权威专家齐聚“云”现场,“云顶”谈“白”,度聚焦美白学术研究,引领科学美白新时代!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7月21日2022美白皮肤病高峰论坛,跟随多位权威专家,洞察美白管理亟待解决的新问题、新挑战,探讨新思路、新突破全方位、度的美白肌肤,见证更科学、更精准、更先进的研究成果。

本期记者:张静

“圈粉”年轻人化妆品小样真假几何

“XX牌口红1.8g小样只要13.8元,而正装3g口红要185元,买小样肯定更划算。” 北京大学研究生吴桐(化名)一边浏览网购平台,一边挑选商品,嘴里念念有词。 几经比较,她最终买了几个知名品牌的小样,有神仙水、粉底液和口红。

化妆品小样就是人们常说的“试用装”。 是品牌商家为新品宣传、促销而赠送给消费者的产品,一般不专卖。 但在现实生活中,化妆品小样不仅成为了美妆界的“网红”,还逐渐形成了一种新零售业态,深受年轻人喜爱。 同时,小样中假冒产品较多,纠纷维权等问题也饱受诟病。

第一财经商务数据中心发布的《2019年线上美妆个护消费者洞察》显示,2017-2019年线上微妆消费趋势逐年上升,口红、口红、眼影等产品的销量迷你化妆产品 比总化妆还多。

哪里来那么多小样,卖的合理吗,有多少是正品? 出现问题时消费者该如何维权? 带着这些疑问,《法治日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种类繁多,价格低廉

精美包装真假难辨

据吴桐介绍,她去年才开始关注和购买化妆品小样,此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便宜又好用,可以用比较低的价格买到大牌;可以同时买几种口红,可以同时买几种口味的香水。”

过去一年,新消费热潮直接加速了“小样本经济”的出圈。 记者搜索发现,在一个记录生活的网络平台上,以“样本”为关键词的笔记有40万多条; 在网络平台上,很多公司或个人账户都提供小样免费申请服务,迅速获得关注。

2021年双十一的直播间里,各大主播慷慨激昂地告诉消费者,“买一套送一件,礼物比正装还多”。 比如某头部主播宣传的大品牌水奶,购买250mL正品,送280mL小样,赠送200元优惠券。 这无疑刺激了众多消费者的神经,短短时间内就卖出了27万多份。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demo进入直播间之前,其最活跃的场所是二手市场和代购群体。 2021年双十一11日,某知名二手交易平台上,美妆小样发布量大幅增加,不少人已经在平台上等着“找漏子”。 在预售产品发货之前,二手平台上出现了很多在双十一转手销售预售产品的信息。 其中,大多数涉及小样本。

例如,某卖家销售一件原价1360元的三件套,每件正品+样品(总价超过1360元)赠送样品,价格不一。 这样的操作让很多女生都变成了“坏蛋”。 一方面可以分摊费用,另一方面也可以赚取差价。 小样本经济依托二手平台,在年轻人中蓬勃发展。

记者打开电商平台进行对比。 以某品牌小白瓶精华液为例,14mL仅售19.8元,50mL正装359元; 元。

这么低价的大牌样品,有的还是手戴样品,能保证是正品吗?

“如果品牌不放样,那肯定是假货,这是唯一的直接证据。” 资深美妆博主贝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如果差距很大,如果店家库存量大,销量大,基本可以断定是假货。

“比如XX牌粉底液,官方的只有单张和5mL的小样,但有的网店卖10mL的小样,肯定是假货,但销量不低。” 贝尔举了一个例子。

随后,记者在网络平台上找到一家销售该品牌10mL粉底液的店铺,每瓶售价仅为13.3元。 当记者向商家指出官方没有推出10mL小样时,商家只回复:“正品,支持验货。”

对于商家的说法,Bel表示:“这都是商家的套路,小样品很难验货,更何况柜姐没有相关的专业技能,就算有人也不会搭理你的。如果有些消费者严重的是,商家还会说这个样品没有在中国推出健康化妆品小样,只在日本、欧美等地区推出过,所以国内官网没有同样的样品来糊弄消费者。”

资深美妆博主何莉(化名)也发文揭露化妆品小样假冒问题。 他告诉记者:“样品中有很多假货。’,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很难辨别真伪。”

辽宁大连某高校研究生田新宇(化名)也经常购买小样。 她说健康化妆品小样,有些样品上有二维码、条形码等标识,可以用来鉴别真伪。 同时,她认为好评较多的店铺所售样品应该是正品。

在何莉看来,即使能查到护肤品瓶子上的二维码,也只能证明瓶子是正品,但瓶内的产品未必是正品,因为有些人会回收大瓶的空瓶- 命名护肤品以牟利。

“小样是非卖品,常见的获取方式是通过特约柜台或代理商、免税店的赠品,但这些渠道能流出的小样数量非常有限,不合理能有如此大量的小样本在市场上流通。” 何力说道。

样品来源多样

正品有限

为了解样本来源,记者采访了某化妆品供应链公司工作人员谭军(化名)。 据她介绍,她所在的公司会请一些主播来进行直播。 为了吸引粉丝购买,公司会专门制作一批小样,与正品一起送给消费者。 如有剩余样品,样品将作为商品销售。

“事实上,一些店铺将真假样品混在一起出售,大多数消费者很难分辨。” 谭军透露。

贝尔同意谭军“以假乱真”的说法。 “正品的小样数量非常有限,尤其是大品牌的小样是严格控制的,不可能一个月卖几万件。” 贝尔说。

贝尔告诉记者,她的一个朋友,也是一名美妆博主,曾发布一段视频,揭露一家店的样品是假货,但随后收到了该店的律师函。 贝尔说,由于这些店家也卖正品,所以也赠送了一批正品样品。 打官司时,店铺会出示,证明样品是赠送的,打赢官司的可能性会更大。

何莉说,以前会有一些柜姐或柜哥私自扣留一些小样转卖,但随着品牌品控越来越严格,这种情况越来越少见。 ,很少有人会拿他们的职业开玩笑”。

此前,有媒体记者前往一家专业生产大牌化妆品样品的工厂进行暗访。 该厂负责人表示:“高档仿品无论从外观、颜色、气味上都与正品无异,即使是习惯的消费者在使用时也无法轻易分辨。” ”

“纪梵希散粉6g小样”事件也将假冒问题推上了风口浪尖。 起因是一名大学生美妆博主与其室友被指销售6g纪梵希散粉小样,从而陷入风暴。 随后纪梵希官方表示从未出过6g样品,给出了明确的结论。

何莉还介绍:“正品样品是在品牌做活动的时候申请领取的,消费者只需要付邮费即可。如果有代购,会找其他人在各个群里申请领取,然后邮寄钱自己采集,然后出售,这些样品虽然是真品,但数量非常有限。

吴桐曾经从代购那里买过样品。 专业代购卖的样品能保证是正品吗? 贝尔和何力都认为,正品确实存在,一些代购会加价囤货,但总体数量不大,如果卖了,很快就会断货。

“一些消费者在购买正装时,品牌会赠送相同内容的小样。消费者为了降低成本,也会出售小样。但在实际操作中,低价的大牌正品往往难得一见。”经过。” 贝尔说。

费时费力维权受阻

消费者认为他们不走运

除了假货多,还有样品过期的问题。 何力曾遇到过商家销售的小样瓶生产批号被砍掉的情况。 没有生产批号,根本查不到小样的生产日期等信息。

”商家会说是柜姐回收的,为了不被品牌追查,只能砍掉批号,理由看似很正当,但实际上卖的样品可能是假货甚至过期了。” 何力说道。

如果这款产品出现问题,消费者该如何维权? 对于这个问题,何力表示,自己只能向平台投诉,很难证明皮肤问题一定与产品有关。 走一套程序,其实是非常耗时耗力的。

当谈到如果购买的样品是假的,是否会维权时,吴桐和田新宇都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本来样品的价格也不是特别贵,如果退换货,会浪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不如认命。” 田心雨说道。

对此,贝尔表示理解。 在她看来,随着小样市场的迅速崛起,一些专营小样的店铺逐渐沦为欺客。 贝尔曾在一些样品店的评论中看到,有买家留言说怀疑样品是假的。 申请退款时,商家不仅拒绝退款,还频频打电话骚扰买家。

此外,她认为,消费者之所以难以维权,是因为没有证据。 “即使你告诉商家产品的包装、颜色和气味与正品不同,商家也会告诉你这是由于生产批次或产地的差异,”贝尔说。

采访的最后,在谈到demo时,何力和Bel表示赞同。 他们认为,非卖品免费样品只是为了方便消费者购买自己喜欢的产品,直接卖样品是不合理的。 此外,随之而来的假冒产品、过期产品等问题,不仅会损害消费者的利益,还会对品牌形象造成损害。

北京常沙律师表示,对于消费者来说,一旦在未经品牌方授权的集合店购买假冒伪劣商品,很难向品牌方维权。 他们只能要求店家退货或赔偿,这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存在较大风险。

假冒和销售化妆品小样的问题层出不穷,难以从根本上杜绝此类问题的发生。 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化妆品小样市场能否长期发展,主要取决于两大关口:正规进货渠道和销售渠道。 但时至今日,该样品的产销链仍未形成。

一家美妆店老板也透露,没有专门的渠道,很难保证样品的持续稳定供应。 在电商平台上,除了购买正装外,也有一些正规的拿样渠道,不过电商平台上也有一些活动,但这个渠道还没有对大多数人开放。 据不少网友反馈:“电商对试用者的要求是多种多样的,申请的人很多,但收到的人很少。”

“通过各种渠道拿到的化妆品小样,没有统一的销售渠道,电商平台、二手平台、代购团、线下门店都有小样,没有统一的进货渠道和销售渠道。毫无疑问,没有化妆品样品的统一销售渠道,为假冒产品的制造和销售提供了‘可乘之机’。” 何力说道。 (记者 赵莉 实习生杨一楠)

 

Similar Posts